公司簡介   網頁設計   關鍵字行銷   Seo優化   網路行銷   news
news 解密魔術:魔術只發生在你的大腦里(圖)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yule.sohu.com/20110610/n309835589.shtml"

  難以察覺的變化  馬可尼在活動現場還播放了另一個短片。片中一名偵探煞有介事地對著幾名嫌疑人分析一起兇殺案,受害者就躺在他們腳邊。偵探邊分析邊在屋子里走動,鏡頭也一直追隨著他移動。馬可尼請觀眾們注意在鏡頭搖移的過程中畫面出現了多少處變化。許多觀眾數到了7處或8處,但答案令人驚訝——多達21處。  馬可尼又播放了一次片子,這一次是由另一架全景攝影機拍攝的。這次,一切都一目了然:偵探走到房間的右邊,左邊就立即有工作人員跑上去,把桌布、花瓶、裝飾畫等一切能換的東西都換掉;偵探踱到房間左邊,右邊又上演相同的場景;更絕的是,連嫌疑人和死尸都在鏡頭之外被替換了。  但對于精心設計了鏡頭畫框拍攝出來的視頻,人們無法注意到其中的大部分變化。這種現象叫做“變化盲視”,它也是魔術能夠成功的常用原理。在變化盲視發生的時候,觀眾無法察覺事物的前后變化,這種變化可能是漸變也可能是突變。  中央電視臺主持人李詠曾在春晚上表演過一個基于變化盲視的經典魔術。大屏幕上顯示出幾張不同的撲克牌,他請電視機前的觀眾心中記住其中任意一張。然后他通過“讀心術”讀出你所想的牌,牌面發生一次反轉,然后你就發現自己選的那張牌果然被他移除了。  如果觀眾將第一次展示的牌和第二次展示的牌做對比,就會發現,其實所有的牌都被換掉了。但是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只會注意到自己記憶的那張牌被拿掉了,對其他的牌所發生的變化則視而不見。  變化盲視與非注意盲視之間的區別在于,變化盲視需要觀眾對之前的狀況存在記憶,從而進行前后對比,而非注意盲視則不需要記憶。  其實你沒有選擇  2005年,瑞典隆德大學的年輕學者彼得·約翰森(PetterJohansson)及其合作者發表在美國《科學》雜志上的一項實驗,引發了神經科學界的廣泛關注。  他們印了一些女性照片,這些女性看起來都是同樣的端莊美麗。實驗進行時,研究人員向受試者出示兩張照片,請他(她)選擇自己更喜歡哪一位女性。在選定之后,研究人員便把選到的那張照片扣在桌子上,推給受試者,請受試者拿起照片說說他(她)為什麼選這張照片。  在扣下照片并推給志愿者的過程中,研究人員借用了魔術手法。他們從魔術師彼得·羅森格蘭(PeterRosengren)學到了一種方法,能夠在這個過程中把照片調換成受試者沒有選到的那一張。  實驗的結果是,只有26%被受試者發現了調包行為。那些沒有發現照片被調換的受試者會拿著自己拒絕掉的那張照片認認真真地講出自己為什麼喜歡這張。甚至某些情況下,受試者起初選擇的女性是不戴耳環的,但調包后的照片卻戴著耳環,受試者會說他(她)之所以會選這張照片,是因為喜歡耳環。  對于約翰森等人所使用的這種手法,魔術師稱之為“迫選”。即觀眾以為自己是根據自己意愿做出了選擇,但實際上選擇結果完全在魔術師的控制之中。神經科學家把這種現象稱為“選擇盲視”。  馬可尼等人在他們的書中說,選擇盲視是伴隨著日常生活的。你以為你每天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出選擇,但果真這樣的話,廣告將不再有用,銷售人員也可以回家了。  更有趣的是,當你需要適應一個你“以為”是你做出的選擇的時候,你會做些什麼?答案是——虛構。在以上的實驗中,受試者會虛構他們選擇的理由。這個實驗還被改換過其他形式,比如品嘗兩種不同口味的果醬,然后說說自己為什麼喜歡其中一種。果醬被調換之后,受試者會虛構他們的選擇理由。  一些研究人員還嘗試用選擇盲視的原理來檢驗人們的道德和政治觀點。他們使用一種叫做“魔術問卷”的工具,來讓受試者就一些道德或政治觀點標記出自己的同意程度。在問卷結束的地方,受試者會被問及自己為什麼持這樣的態度。巧妙之處在于,在末尾這個地方,早先的觀點措辭已經被調整了,而受試者往往不會發現,甚至會虛構一堆理由來支持自己早先反對過的觀點。  在魔術師那里,選擇盲視常常被用在心靈類魔術當中。在斯科寶文化中心,魔術師麥克斯·梅溫表演了一個魔術。他是當今世界上最出色的心靈魔術師之一。這天晚上,他從觀眾席中隨機請上了兩名觀眾,將一本書交給其中一名觀眾,請他隨便選擇一頁中的一個詞。另一名觀眾則被交予了一個扁盒子。后來,梅溫奇跡般地將前一名觀眾任意選擇的那一頁紙變到了另一名觀眾手持的盒子里。兩名觀眾都驚訝不已。  到底誰強奸了她?  在心靈類魔術中,魔術師為了進一步控制觀眾的意識,常常會重新表述整個魔術的過程。他們會說諸如“我們之前完全不認識”,“這本書是你自己選的”,“這一頁和這個詞都是你自己選的”之類的話,讓觀眾在腦中排除掉所有其他的可能性,只給自己留下一種解釋——這是奇跡。  其實,魔術師這樣做是重構了整件事情。人們的記憶并不像是記錄影像的磁帶,當我們需要的時候只要倒帶觀看即可。人們的記憶只是一個個片段,當我們“回憶”某件事的時候,我們是在試圖將這些片段以合乎邏輯的方式連接起來。不連貫的地方,我們會虛構出合乎邏輯的內容去填充。所以,每一次回憶都是一次重構的過程。魔術師利用了人們記憶的不可靠性,把事情表達成略微不同于現實的過程,讓觀眾產生一個自己無法辨別真假的目擊記憶。  目擊記憶之不可靠,歷史上曾經發生過一起極為典型的事件。1975年,澳大利亞的目擊專家唐納德·湯普森(DonaldThompson)在一檔電視直播節目中講解目擊報告有多么地不可靠。他下了節目不久就被警方扣留,然后被一名婦女指認強奸了她。警方據此指控了湯普森。但吊詭的是,強奸發生的時間正是湯普森做電視直播節目的時間。這兩件事怎么可能同時發生呢?  后來的調查揭示出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事實:原來,這名婦女在被施暴的時候,家里的電視是開著的,當時電視中正在播出湯普森的節目,婦女將湯普森的面孔錯記為了強奸犯的面孔。這件事恰恰再次證明了湯普森在節目中的論點——目擊報告非常不可靠。  美國神經精神病學家埃里克·坎德爾(EricKandel)在2000年因對記憶形成的生理學基礎的研究而獲諾貝爾獎。坎德爾的研究對象是一種叫做海蛞蝓的海洋動物。他把空氣吹到海蛞蝓的鰓上,然后記錄下海蛞蝓的神經系統做出的各種反應。海蛞蝓并不喜歡鰓部被吹起,所以它們會做出反應。  但是吹氣并不會傷害到它們,而且總是做反應會消耗掉它們的很多能量,所以隨著吹氣的不斷繼續,海蛞蝓就逐漸習慣了,它們不再做出響應。這個過程叫做“適應”,它是由于神經元具有突觸可塑性才得以發生的。  與海蛞蝓的適應過程類似,人們在嬰幼兒時期看到爺爺戴著的眼鏡,也許會抓下來,舔一舔鏡片,嘗嘗玻璃的味道。隨著經驗的豐富,人們知道眼鏡架上一定是有鏡片的,于是再看到眼鏡就不會去檢查了。也是由于經驗,人們看到一個人拿著麥克風說話,就會認為聲音是從那里面傳出來的。  人們為什麼不再去檢查,而寧愿相信詹姆斯·蘭迪所說的“臆測”呢?“原因很簡單:思考是昂貴的。”馬可尼在他的書中寫道,“它需要腦部活動,需要消耗能量,而能量是有限的資源。”  他進一步解釋說,更重要的是,思考會占用你做其他事情的時間和注意力,“其他的事情”包括諸如覓食、交配、躲避懸崖和猛虎。你能把越多的東西當作事實存放在大腦里,你就越能集中于當前的目標和興趣。你越少關心某個人的眼鏡架上是否有鏡片,你的狀態就越好。(責任編輯:陳然)

關鍵字標籤:尾牙大型魔術表演推薦

 
網頁設計,網頁設計公司,台北網站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