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簡介   網頁設計   關鍵字行銷   Seo優化   網路行銷   news
news 這家安全套公司,要用“魔幻秀”沖擊科創板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331395"

鋅刻度+關注文鋅刻度記者陳鄧新1.天然乳膠與聚氨酯陣營涇渭分明,網紅杜蕾斯等堅守天然乳膠,岡本等專攻聚氨酯,雙方勢均力敵,后者從材料來說并無顛覆性優勢。2.科天健康實際控制人被列為失信人,還有兩位股東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換而言之有三位股東存在瑕疵,這可能成為其登錄科創板的重要阻礙。3.由于安全套為舶來品,崇拜進口的心理在消費者中普遍存在,哪怕從技術上國產品牌已不遜色與國外品牌,但短時間這個思維無法扭轉。《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蘭州科天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天健康”)與方正證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前者有意登陸科創板。科天健康主營業務為安全套,憑這個就能登陸科創板?深入調查,記者發現其或許想以新材料的名義上市,不過公司的董事長被列為失信人,公司股東被限制高消費……如此“魔幻”的公司令科創板尷尬。1打新材料的擦邊球科天健康主打產品為“中川”系列安全套,通過線下藥店、便利店與電商渠道售賣,號稱產能達到一年生產10億只。科天健康董事長戴家君2018年初表示:“我們開設了京東旗艦店,京東自營店也將很快上線,年初我們也將正式入駐天貓品牌旗艦店,并快速擴大線上經銷商規模,同時我們也在嘗試一些新型的零售方式例如無人售賣機等。”記者調查發現,這不是科天健康第一次謀求上市。2018年1月科天健康曾欲借殼華夏健康產業從而實現港交所上市,雙方于細節無談妥于7月終止合作,八九個月后又謀求科創板上市。按理安全套不算科創公司,也不符合科創板的要求。科創板公開細則明確表示招納信息技術公司、高端制造公司、新材料公司、新能源公司、節能環保公司、生物醫藥,以及為半導體集成電路、新能源、高端裝備制造和生物醫藥提供技術服務的企業。科天健康唯一能與之沾邊的為新材料。傳統安全套都為天然乳膠制品,而日本岡本、相模兩家公司使用了一種聚氨酯材料打造了超薄安全套。聚氨酯材料是一種合成材料,具有高強度、高致密性、高生物相容性的特性,與天然乳膠安全套相比更薄、更不易破,而缺點是彈性、透氣性相對不足。因此,天然乳膠與聚氨酯陣營涇渭分明,網紅杜蕾斯等堅守天然乳膠,岡本等專攻聚氨酯,雙方勢均力敵,后者從材料來說并無顛覆性優勢。其實,聚氨酯材料更多被用于基建工程、裝修等領域,國內也早已有之,只不過安全套用的聚氨酯要求更高,此前主要由國外公司掌握生產技術,但自從國內多家公司掌握了該技術后,聚氨酯就已不再高大上了,譬如科天健康的“中川”為第三個聚氨酯安全套品牌、桂林恒保2016年宣布打破了岡本的超薄記錄。那聚氨酯到底算不算新材料?這個值得商榷,畢竟現今石墨烯安全套才是前沿產品。2014年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為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提供10萬美元贊助,已研發石墨烯安全套,而2017年國產的石墨烯安全套都上市了。石墨烯被列入《“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中國制造2025》,是毫無爭議的新材料。2公司股東存在瑕疵記者登錄企查查、搜索科天健康,發現其董事長持股比例為0.93%,大股東為蘭州科天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84.11%。而蘭州科天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戴家兵,持股比例為95%,其還是蘭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這是國內水性涂料龍頭企業之一。調查發現戴家兵2018年12月4日被北京第一中級法院列為失信人。原本要履行的義務為“一、人民幣一千四百六十七萬九千一百六十元、利息、違約金及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二、執行費八萬二千零七十九元。”,而實際上“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這條信息可信嗎?記者訪問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旗下的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得知的確有“(2018)京01執759號”,點擊“查看”,的確是科天健康的實際控制人戴家兵,還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深入調查得知,科天健康還涉及多起借款糾紛,譬如案件編號(2018)粵52財保9號、(2018)粵52財保10號、(2018)粵52財保11號等。除此之外,科天健康還有朱華、李維虎兩位股東被法院列為“限制消費人員”,換而言之科天健康有三位股東存在瑕疵,這可能成為其登錄科創板的重要阻礙。證監會曾公開表示過:“扎實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部署安排,繼續深化依法全面從嚴監管,積極探索失信聯合懲戒新型機制與渠道。”而《工人日報》2018年9月22日03版的《甘肅檢察機關專項立案監督討薪,破解基層執法“立案難”——近2000名農民工拿回欠薪2144萬元》顯示,蘭州新區人民檢察院為蘭州科天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04名農民工討要欠薪306.16萬元。相當于每名農民工欠薪4千元不到,這明顯不是給不給得起的問題,而是愿不愿給的問題,這種行為如何取信資本市場?3留給資本市場的想象空間不夠倘若科天健康真的登陸科創板,其估值水平也不會太高,究其原因為留給資本市場的想象空間不夠。據中國產業調研網發布的《中國避孕套行業發展現狀分析與市場前景預測報告(2019-2025年)》的數據顯示,中國安全套市場以年15%的速度增長,這個增長速度較為平穩,成熟的行業難以提供較多的增量空間。因此,更多的機會來自存量市場博弈。而杜蕾斯一家的市場份額就超過30%,此外還有岡本、特洛伊、安思爾、相模等一批國外的知名品牌,把持著大部分市場份額。由于安全套為舶來品,崇拜進口的心理在消費者中普遍存在,哪怕從技術上國產品牌已不遜色與國外品牌,但短時間這個思維無法扭轉。譬如提到安全套,人們下意識想到的是營銷文案奪目、“老司機”杜蕾斯,而提到超薄安全套,第一時間人們想到的是行業開拓者岡本、相模,而不是科天健康旗下打破岡本、相模壟斷的中川。科天健康的天花板似乎一目了然。更為重要的是,滬市已有一個涉足安全套的上市公司:人福醫藥,其為全球第二大安全套巨頭,旗下擁有杰士邦、SIXSEX(第六感)等品牌。人福醫藥的市盈率為19.16、市凈率為1.39,市值為165.7億元,這還是包含麻醉鎮痛藥、生育調節藥等產品,美國制藥企業EpicPharma等資產。相比之下,資本市場給科天健康的估值又能高到哪里去呢?

關鍵字標籤:保險套

 
網頁設計,網頁設計公司,台北網站設計